首页 > 资讯资讯 > 最新资讯

一盏信号灯 一个接力棒

来源:本站  发布时间:2019-7-8 10:21:50  点击率:0次

7月4日8时50分,京广线临颍站南咽喉SN高柱信号机旁,郑州电务段临颍信号工区工长石俊刚正在处理信号机红灯报警隐患。只见他腰系安全带,右腿插在信号机梯子的格子间,等站稳扶好后,立即开始隐患整治工作。业务熟练的他只用了4分钟就让这架信号机恢复了正常状态。
 
  消除完设备隐患后,他又特意把这架信号机的内外透镜擦拭了一遍,好让信号灯照得更远。其实,在石俊刚心里,还有一盏和现场信号灯一样重要的信号灯,那是一盏已经传给儿子石居峰的“老古董”,虽然它已经年代久远……
 
  在郑州电务段“90后”信号工石居峰的书桌上,摆放的正是那盏古老的信号灯。这盏保存了70多年的信号灯是他太爷爷石殿堂留下来的“传家宝”。
 
  石殿堂是一名老铁路,曾在京广线临颍站工作。当时铁路没有电气化,指挥行车和扳道岔都靠人工。白天,石殿堂拿着信号旗接发车;晚上,就往车站轨道旁的铁杆上挂信号灯。1962年石殿堂退休时,将这盏新中国成立前就上岗的旧信号灯保存了下来,并传给同在铁路工作的儿子石庭义。
 
  今年75岁的石庭义是20世纪70年代临颍站的信号工,他的儿子石俊刚现任临颍信号工区工长,孙子石居峰也在临颍信号工区工作过。今年5月,石居峰为参加京广线集中修,被调到施工任务更为繁忙的许昌信号工区。
 
  每当石居峰回家,石庭义总会问他一些铁路发展的情况。石庭义身体硬朗,思维敏捷,聊起以前的工作如数家珍:“那时候铁路信号设备落后,列车运行白天靠臂板信号机指挥,晚上靠挂在机柱上的信号灯指挥,站与站之间只允许行驶一趟列车。”
 
  1974年,临颍站信号联锁设备改造,臂板信号机换成了完全用电气元件控制的色灯信号机。信号机虽然升级换代了,但石庭义的工作强度却增加了。他和工友们要负责临颍站南北12公里范围内的21架信号机和12组道岔转辙机的维修工作。当时,工区只有一辆自行车,就是靠这辆自行车和一双脚,石庭义实现了职业生涯零差错的目标。
 
  1986年,石庭义从临颍信号工区退休。退休的第二天,石庭义就把那盏信号灯交给了石俊刚,并语重心长地说:“这盏灯代表着一种精神,象征着责任和坚守。”在这盏信号灯的指引下,石俊刚一步步成长为单位的生产骨干。
 
  2016年7月,石居峰毕业后也来到郑州电务段工作。在参加新职人员培训前,石俊刚把那盏信号灯交给了儿子,也把父亲对他说的话讲给了儿子。
 
  石居峰心里明白,接过这盏灯就是接过了接力棒,只有努力奔跑,才能无愧于石家几代人的嘱托,为铁路发展贡献力量。